<閒情>

 

      姬與岣是一對喜歡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生活的恩愛夫婦,結婚前,他們二人非常忙碌;姬在一間大公司做行政管理的工作,由早忙到晚,而且不停開會,有時做得很晚才能下班;岣是一間大的室內設計公司的其中一個老闆,早上回到公司後,他要聽聽秘書說說今天有什麼會要開,要見什麼客人,要簽什麼什麼合約,有時晚上還要陪客人消遣,所以每天很晚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家,若可以早點下班的,他會與姬一起吃飯,可是這些日子不多,一般他們用電話聯繫,星期天才一起。他們覺得這些日子不好過,他們打算在結婚後遠離繁囂,搬去一個遙遠的小村落居住。他們於是決定努力工作,努力去多賺一點錢,他們二人在假期也工作,希望在五年後實現他們的夢想。

      時間過得很快,一年、二年、三年、四年、五年,終於過了五年了,他們已賺了很多錢,但是還沒到他們理想的數字,他們現在已累透了,累到他們不想再繼續下去,除了很累外,他們見面的時間更少,身體與心受不了。岣打電話跟姬說:‘我真的很累,累得快要死了,我受不了。’姬說:‘我也受不了。而且我很想你,我很想見你,這五年來,我們已很久沒好好一起吃飯了,我們每次見面,不是只有半小時,便是秘書突然打電話來說有急事要我們回公司。’岣說:‘我也很想念你,我也很想和你好好地吃一頓飯。不如,我們多工作一年,不理這一年我們可以賺多少錢,要是不是我們理想的數目,我們也不再工作,我們結婚吧,然後去小村子買一間房子,過我們喜歡的生活,好嗎?’姬說:‘明年的今天我們結婚,岣,我很愛你。’岣說:‘我也很愛你。’

      這一年時間總是過得很慢,慢得好像過一個世紀,他們二人很不好受。這一年終於過去,岣打電話給姬說:‘前幾天我跟朋友說我要不幹了,我要退股,我要與你結婚,然後過我們的生活,朋友說他們早預備錢給我了,今天已存在我的銀行戶口了,他們早已知道我很苦,很想早點和你結婚,過著寧靜的日子。姬,我們明天結婚吧,好嗎?你願意嫁給我嗎?’姬說:‘一個月前我已告訴老闆,一個月後我不幹了,其實我的事,老闆早已知,他說我為公司貢獻了很多,他要送我們一間房子,我們選了村子和房子後,告訴他,他會付錢。’此時,姬的秘書突然拿了九百九十九朵香檳色玫瑰花和一個小盒放在姬的辦公室桌上,姬突然間訝異地叫了,岣說:‘姬,你沒事嗎?為什麼會大叫?’其實岣當然知什麼事,姬說:‘有人送九百九十九玫瑰花給我,還有一個小盒子。’岣說:‘你打開小盒子吧,也許你打開小盒子,你便知什麼事。’姬打開小盒子,看到一杖有戒指,戒指中間是立體的姬和岣子,她知道是岣送給他,岣說:‘看到嗎?嫁給我吧,好嗎?’姬說:‘嫁給你?我想想吧!’岣說:‘不要玩我好嗎?我等這一天等了很多年,我只想你做我的太太。’姬說:‘我是姬,你是岣,俗語有云,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狗與雞當然要一起,我不嫁給你,我嫁給誰,誰人叫我的名字叫姬,你的名字叫岣。’岣開心得大叫:‘老婆大人,雞和狗當然要一起。’姬說;‘不要那麼早叫我老婆,我今天還是你的女友啊,明天才是你的老婆。’岣說:‘知道老婆大人,不,女友大人。’

      第二天,他們在外國一個小島的教堂結婚,在那兒住了幾天,他們回國後,選了幾條可以讓他們過著寧靜生活的小村,他們終於選了離杭州一條不太遠的地方的一間屋,他們買的屋是二層高,外牆是白色的,屋頂是紅色的,屋內的面積有差不多四百平方米,屋外還有前後園,二個園的面積有四百多平方米,原本這房子屬是一個意大利人的,其後他找到更理想的地方,所以才賣掉它。那兒很寧靜,若他們喜歡的,可以開車去杭州遊西湖。他們新買的房子味道與內地的很不一樣,很重西方味道,但與週遭的環境配合得很和諧,後園是一個小泳池,而前園有一個花園,但他們打算在前園建一個小魚池。

      最初他們搬入這房子很不習慣,因為這房子實在太大,但只有他們二人居住,還有平日習慣忙碌的他們,突然一下子靜下來,實在有點不太自在。他們便買了二頭狗回家,岣照顧二頭狗,姬則清理家居,他們若是累了,會坐在前園,喝喝咖啡,看看書,而小狗則睡在他們腳下,偶爾叫二聲叫他們陪牠們玩,岣則拿著小球向前拋,讓小狗拾回來。有時晚上姬不做飯,開車和岣去天香樓吃飯,然後手牽手漫步西湖,早上姬和岣也會到西湖旁的茶館喝茶,有時與老人家聊聊天,看到有嬰兒,便逗他們玩。這些日子,他們過得很快樂,但過了幾年,他們開始覺得有點悶,很想工作,岣說:‘我們的房子那麼大,我們在地下那層建一間房間,讓我做教室好不好,我想教人設計,這工作不辛苦,但我可以不用那麼悶,我只教一班,而且還在星期一至五上課,好嗎?’姬想了一會說:‘好,但我不容許你破壞我們二人的寧靜生活。’於是岣打電話給朋友說要開班教學生,他的朋友馬上幫他招募學生,由於岣曾是一名國際很有名的室內設計師,所以很快有很多人慕名而來,岣很開心地教學生,姬見到他這麼開心,她也開心了,有時她也會幫他一起教,因為姬也曾學過室內設計。週末,他們二人也過著很寧靜的生活。

      又過了二年,有一天姬跟岣說:‘我很快不可以與你一起教學生了。’岣說:‘為何?你和我一起教,學生開心,我也很開心啊。’姬說:‘你看不見我的肚子越來越大嗎?’岣說:‘看見,你不是越來越胖嗎?’姬說:‘誰說我胖啊,雖然我是有點胖,但不是胖到這個樣子。我去看了醫生,醫生說我懷的是雙胞,我們會有二個孩子。’岣說:‘太好了,我快要當爸爸了,實在太好。但我們的年紀也不少,你現在才懷寶寶,你要小心啊,要多多休息。不如,你搬去丈母娘那兒住好嗎?’姬說:‘媽那兒的地方太小了,我怕我不習慣。’岣説:‘她可以來我們這兒住啊。’姬說:‘但我們這兒離市區很遠,媽會不習慣的,而且她要買菜怎麼辦?她不會開車啊。’岣説:‘我請一個傭人給她便行了,要是她要買菜的,我可以早上開車載她去。’姬說:‘好,這樣決定好了。’姬的肚子越來越大,學生們看到姬,很開心說:‘老師,你何時生小寶寶啊?’姬說:‘快了,下月初啊!’突然姬的肚子很痛,痛得很厲害,學生們見到姬這個樣子,去找岣了,岣立刻開車送姬去醫院,到了醫院不久,姬生了二個寶寶,一個男的,一個女的,男的樣子像岣,女的樣子像姬,二個寶寶很可愛啊。姬和岣帶著二個寶寶回家,學生已在他們的家等他們,他們四人進房子時,學生已急不及待看二個寶寶,姬和岣抱著給學生看,可能學生太吵吧,把二個寶寶弄醒了,而且哭得很厲害,學生們只好靜下來,有一個學生說:‘我們還是回家吧,不要打擾老師了,姬老師已很累了,還有二個寶寶也需要靜,我們下星期一上課時再看老師和寶寶吧。’他們依依不捨地回家。

      二個寶寶一天一天長大,學生們每次來上課時會與他們玩一會,二個寶寶終於會走路了,姬和岣讓他們坐在課室與其他學生一起上課,他們二人很喜歡上課,而且很乖很靜地聽著爸爸教書,當哥哥姐姐們拿起顏色筆畫畫時,他們也拿著畫,但他們畫的是嬰兒畫,很抽象,沒有一個人能看得明白他們在畫什麼,有時學生們會看看寶寶們畫的東西,然後説他們畫得漂亮,他們開心得拍手掌,學生們看到寶寶們有趣的樣子,大家都笑起來。寶寶們終於長大了,而且大學畢業了,姬和岣告訴學生們說:‘我們二人年紀不小了,而且教了二十多年書,我們該好好休息,明年,我們不再教你們,你們要轉去別的設計學院唸書,我會幫你們轉校的。’學生們很依依不捨,沒法了,他們也想老師有快樂的晚年。其他已畢業的學生知道此事,在他們退休那天回來看看姬和岣,這些已畢業的學生,有的是杭州有名室內設計師,有的是國家有名室內設計師,有一個已畢業的學生說:‘老師,你們老了很多,我記得你們剛搞設計班時,我是慕名而來,那時你們不年青,也不老,看著你們的孩子出生,那時我們很高興啊,轉眼間,你們的孩子大學畢業了,時間過得真快,你們退休也是對的,要好好享受晚年啊。’姬說:‘那時你來唸書時,也是大學畢業,你只是想跟名家多學點東西,你的成就不錯,當了國內有名的室內設計師,還做了爸爸,孩子有多大啊?’學生說:‘我的成就與岣老師比,還差得遠呢?你看看你現在你房子已擠滿我畢業後回來看你們的學生,岣老師的成就,我怎比啊。我的孩子唸高中了,一會兒他們也來啊,他們說要見見你們。’這一晚,岣看到那麼多學生來看自己,他流淚了,還有學生們看到二個寶寶長大,也很開心,他們好像與寶寶們一起長大啊。寶寶們說:‘爸媽,我們二人已長大了,而且你教的學生有不少很有成就,你們應該很開心,為何你們二人流淚?’姬說:‘我和爸不是傷心流淚,而是開心得淚。’

      他們退休後的日子,也是過著最初他們二人離開公司時的日子,但現在的,卻有點不同,因為他們有二個很乖,而且可愛的寶寶。時間過得很快,又過了幾年,二個寶寶結婚了,他們娶和嫁了一對雙胞胎的兄妹,而且還生了二對雙胞胎的小寶寶,姬和岣看到這四個很像樣的小寶寶,他們覺得很有趣,他們以後的日子,以弄孫為樂,而四個小寶寶很喜歡他們的祖父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的頭像
FLORENCE

我手寫我心

FLOR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